1. osu! forums
  2. Language Specific
  3. 中文
posted

这里是召唤师峡谷再平常不过的一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惩戒之箭石少一与宝石骑士野牛的心喜滋滋的走在大道上。就在一分钟前,对面迎面冲来一个女警与一个机器人和两人对A了起来,然后石少一拿了双杀。
石少一(惩戒之箭):老猪啊
野牛的心(宝石骑士):?
石少一(惩戒之箭):等下机器人拉你,你就晕那女警。
野牛的心(宝石骑士):猴。
几分钟后,两人与那机器人和女警狭路相逢,开始互相试探对方。果不其然,那机器人极其猥琐的蹲在草丛里然后伸出了钩子。

“这个机器人一定是个gay。”老猪被钩子钩住的一瞬间这样想着,然后眼疾手快对着女警一个E,女警瞬间站在原地卖萌。
“OK。”老猪心里这样想着,接下来他的任务就是吸引火力等待牢门把这两个家伙重新送回去读秒。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个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句悠扬而空灵的女声,这个声音如此甜美,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是老猪想听到的。
“石少一 已经离开了游戏。”
老猪在原地愣了愣,闹钟响了。

“是个梦啊。”我从被窝里爬出来把手机设置的闹钟关了,10月的南方还有一丝不愿退去的热,所以我早早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一番洗漱后端坐到电脑前打开了电脑。
群里依旧十分热闹,并且在一坨黑字里牢门的绿字显得十分扎眼。遥想当年地浦西们欢送牢门前去当兵之日,还想着大概两年不会再看到他了。
但是事与愿违,他去了两个月后就开始在群里和大家继续谈笑风生,大概唯一能让我们觉得不同的就是在北邮没钱在军队有钱。
“我这次在网吧,稳啊。”牢门在群里招呼着找4个队友开黑,但是群里的人纷纷不信这套。

“你打到一半,又要去取快递了。”“今天没领导突然叫你去喝酒吧。”触卡要是在,那肯定就会丢出个他不知道记录了多少年的地浦西坑爹语录记事本截图。紧接着地浦西就开始你方唱罢我登场,陷入无尽的内讧中,当然最后大家的矛头都会统一指向鸡爷,以一句经典的jysb结束这场争吵。
是的,就是这样,转眼冬去春来,两年了,喜儿当教官去教小犊子们军训去了,牢门也到了退伍的日子,我依稀记得牢门走前说了句,“估计我退伍了老猪我巨爽分数还没我高。”昨天我试着打了把,还真只有90出头,也只好笑笑收起了IPAD,看来牢门的预言能力的确不假,只是他从来不敢预言他什么时候突然坑你。

就在地浦西们百无聊赖的日复一日的在召唤师峡谷里极限反送,半血反杀,你已经打不过我了,很能说明实力差距,不服上单SALA。而牢门的网络不好,没有网吧韩国人的日子(牢门去了网吧网络固定还是很生猛的,我们称为韩国人,反之则是朝鲜),只能孤独的作图,然后丢给老猪。让老猪印象最深的还是他那个给一个脑做的量子海,他打赌说我不能30%PASS,结果当我截了一个41%ACC的截图给他,牢门只能高呼一句“还是看低了老猪。”其实事后我想了想,他到底打算赌了啥,后来再一想,多数就是那句著名的“稳啊,再掉线我touchable粪坑。”当然还有个印象深刻的是鸟挂的那个三月精,那天鸟挂在群里疯狂催牢门,我说他这几天都不在,过了几天一问,牢门“我做到一半电脑进水了。”我当时已经在疯狂想象把这话告诉鸟挂后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唯独没有料想的是牢门不知道搞了什么手段居然还是把那图搞出来了。于是当我拿到手后点开了edit,几分钟后我回头对鸟挂说:“到底你那个是ex还是他那个是ex?”不过鸟的那图最后也还是坑了,难道找牢门做过GD 的都不得善终?想到这里虽然现在已经11月底,但是我背脊还是莫名的一阵发凉。

我不知道地浦西的强项是什么,大约可以肯定他们的预言一向很准。曾经的星辰玩家KU哥还是谁说了句“猪草LOL30级地浦西集体弃坑。”然后一语成谶。当我兴奋的犹如得了诺贝尔奖一般在群里奔走相告我成功晋级到30可以打排位了,地浦西们纷纷“哦”了一句或者礼节性的表示了下祝贺,然后就纷纷开始“鸡爷啊,赌长门的公式是啥。”“老刘啊,飞机要怎么赌啊。”“我草你妈的烂逼金刚,出门就被一炮大破。”于是我只能落寞的一个人继续打匹配,当然还有牢门。牢门部队网络不好不能搞这劳什子网页游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地浦西们的一句话,“连长一看怎么电脑里都是日本船,暴打牢门。”于是他只能继续百无聊赖的作图,遥想喜儿在军营里每个月只有那么几天上QQ,牢门还能两年里RANK那么多图,这当兵的待遇怎么差那么多。当然当我拿到他给阿黄做的蛇棍的时候我坚决不当小白鼠了,于是把维克抓来,“来,试图。”维克打了5PC,没一次ACC上过95%。“很好,我去交差了,克啊,早点睡觉明早上学。

老实说,我们不能总是用怀疑的态度去看待古人对于牛鬼蛇神的解释,因为当那天门禁哥突然在群里说要WOW的时候我是很不以为然的,不过就是WOW嘛,地浦西们自然一上来个个十分有气势的“我来,我来啊。”看着都可以组个25人团的光景,但是到最后大家都只是键盘上打打字,反正不要上税。不过地浦西终究还是组起来了,虽然现在每周只能打打弹性,但是热情还是很高涨的。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件事,当年我们似乎就是用最后一场RAID欢送牢门去当兵,如今11月已近尾声,似乎冥冥之中有着天意,也似乎是一场轮回,正如瑶瑶姐冲进怪堆被半秒瞬掏,治疗们面面相觑,像级了那年“我切一发狂暴打个拳击”的鸡爷,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仿佛上天早就安排好了一样,要用这个方式,迎接门禁哥的退伍。而我的纪念门禁哥君,也终于随着这第三年的到来,迎来了结局。

也许2014年秋天的某个日子,群里会不停的重复着“鸡爷啊,我现在打什么图能提高水平。”但是现在,还请让我们享受重回艾泽拉斯的日子。这一切,不会随着牢门的退伍成为结束,因为这只是个新的开始罢了。(the end)

最后的最后,还请各位看官看了笑笑

posted
沙发
posted
野牛啊
posted
大新闻
posted
老猪啊,该娶媳妇了
posted
舰娘狗全死
posted

Shinkuu wrote:

老猪啊,该娶媳妇了
posted
老猪啊 怎么还在玩屙屎
posted
星星
posted
唉为什么我每天赌还是不出铃谷熊野你说为什么
posted
石少一 退出了游戏!
石少一 重新连接了!
石少一 退出了游戏!
石少一 重新连接了!
石少一 退出了游戏!
石少一 重新连接了!
石少一 退出了游戏!
石少一 重新连接了!
edit:石少一 退出了游戏
posted
地浦西无论玩什么团队游戏都演的飞起。不解释。
jysb.
posted
posted
酥了
posted

Shinkuu wrote:

老猪啊,该娶媳妇了
posted
醉了
posted
lmsb
posted
lmsb
posted
老猪啊
posted
show more
Please sign in to reply.